首页 科技内容详情
马斯克管理下的推特会走向何处?推特的前景如何

马斯克管理下的推特会走向何处?推特的前景如何

分类:科技

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点击直达

经过十多天的较量后,埃隆·马斯克终于与推特董事会达成最终协议,以每股54.2美元的价格收购这家社交网络,交易价值约为440亿美元。曾经被认为开玩笑的事情变成了现实。接下来的问题是,推特今后会如何发展?知名科技评论人士给出了三种可能性,其中包括一种最愚蠢的可能性。文章来自编译。

划重点:


推特的未来有三条时间线:


黑暗:恢复一堆账号,被挡在外面的垃圾重新涌入,推特逐渐崩盘


怪异/混乱:这条时间线下,马斯克也许有兴趣投资这个新平台来做一些试验


最近的过去就是未来:推特回到2016,这似乎是最愚蠢的一种结局


在这个专栏里,我们有最好的员工夜以继日地为全世界提供心智模式。其中大多都有些瑕疵,但有一条规则却是久经考验,那就是:不要赌最愚蠢的结果不会发生。


无论如何,这家伙似乎真的要收购Twitter了:


这个现实我以为自己正在做好心理准备(参见上面的“久经考验的一条规则”)。但事实上我没有,因为我不知道马斯克收购推特究竟为了什么。所以,本文我们就讨论一下某些假设的结果(同时请记住,我们拒绝拿最愚蠢的结果打赌)。


时间线一:黑暗


我在想,也许有这么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马斯克疯狂地打算将推特变成一个面向所有人免费开放的Truth Social/Gab/Parler(编者注:都是社交平台,其中Truth Social是特朗普最近推出的)。这似乎必须从彻底解散高级领导层,并建立某种对马斯克忠诚的管理层开始。(说实话,我甚至都不确定谁有这个资格,尽管这样的人肯定存在!)这可能涉及恢复被封的账号,尤其是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账号。对于特朗普在社交网络上的存在的实际含义,有人试图进行准确的量化,并将他的推特账号归结为胡说八道的扩音器。去年,就在他被禁止使用推特后不久,Zignal Labs的一项社交媒体分析发现,“在特朗普被禁止使用推特后,一周之内,几个社交媒体网站上关于选举舞弊的讨论的提及量,就从250万次下降到688000次。”


媒体随后夸大了这一发现,暗示特朗普在推特上的存在令该平台上的虚假信息增加了73%。但这只是基于对某个主题(选举欺诈)进行搜索得出的分析,太过简单直接。事实上,尽管我认为你可以争辩说特朗普的推特账号就是混乱的代理,其下游后果远远超出了技术平台的界限,但一个大V对平台的改变有无数方式,我们并不能真正了解。

但如果这是最黑暗的一条时间线的话,可以假设很多的其他账号也会得到恢复,甚至可能包括骚扰成性的,贩卖阴谋论的。美国很多最糟糕的账号肯定会沾沾自喜,为马斯克和推特捍卫了所谓的“言论自由”而得意洋洋。但若论思考最糟糕的情况,最好的办法不是去关注某一个账号,而应该思考当被挡在外面的一堆垃圾重新涌入后引起的总量效应。


我不认为一个人一觉醒来打开推特,然后就会看到它神奇地变成了一个充满仇恨、骚扰以及虚假信息的污水池。但我可以想象推特退化呈现出“破产”性——先是慢慢地,然后一下子崩盘。你会看到更多针对女性、有色人种以及性少数群体的骚扰。对于大多数用户来说,那些看起来感觉也许像是孤立的事件,但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个平台的日常使用体验会变得更糟。可以想象,他们会下达组织指令,要减少给予Twitter的Trust and Safety以及审核团队的授权,从而导致对违反推特规则的账号采取行动变得更加困难。推特对尝试建立起“健康的对话”并将其列为优先事项的关注政策不仅会被抛弃,而且会被公开嘲笑,说这种想法简直是白日作梦。取而代之的会是一个更虚无主义的内部指令,它的效果类似于:推特纯粹是为了发狗屎帖(shitposting)用的。


不过,最黑暗最黑暗的时间线是这个:全球最有钱的那个人用一种报复性的、独断的方式去运营一个沟通平台,马斯克可能完全把推特作为一种政治工具,去促进极端右翼议程,并惩罚他所谓的脑子进水的自由主义者。我看到一些隐私人士就很担心这种情况。(马斯克会怎么处理公司收集到的那些私人数据,包括我们未加密的私信呢?)这场噩梦如何展开很容易想象,但这可能会引发推特现有员工的反抗,他们需要被替换成认同马斯克价值观的人。我想一切皆有可能!尽管如此,最现实的黑暗场景会更加无聊:审核与安全功能及支持基本上被取消或者不再是重点,这个地方再次被一堆狗屎埋没,而坏事由此滋生。


时间线二:怪异/混乱


这条时间线下,马斯克也许有兴趣投资这个新平台来做一些试验。被提到最多的例子是一个编辑按钮,他引入这个东西可能会有部分人叫好,部分人叫苦。马斯克持有下的推特可以仔细地引入这个功能,研究它如何改变这个平台,并做出相应调整——或者它也可以快速行动,打破陈规,就立刻发布到平台上看看会发生什么。在思考马斯克当老板的推特时,我想到最多的就是打破陈规的精神——大量的快速开发,然后看看效果如何,基本不考虑后果。


在这条时间线里,我可以想象马斯克本人在清晨/深夜的时候会发布大量推文以及民意调查,为平台的新想法放飞试验气球。想想看,“推特属于人民。我们要把推特带回给开放互联网#去中心化的推特”然后就可以制造出一千个火爆话题,而他到底在说什么我们只能靠猜。这些试验气球也许一文不值,也许会变成仓促制定的行动。从往往一头雾水的产品经理那里,你大概会看到很多模棱两可的公司博客文章,里面概要说明了将推文放上区块链的愿景,然后他们可能会大张旗鼓推出一款基本上算是雾件(Vaporware,意为在开发完成前就开始炒作的产品)的产品。


在这条时间线上,你几乎可以往里面植入任何流行的技术热词,而且可以假设马斯克会把其中的某个版本发布到Twitter上。用人工智能对推特数据来做点……什么?把更多资源汇聚到付费版的Twitter Blue订阅服务;对账号进行身份验证的西西弗斯式(编者注:徒劳无功)的努力,基本上就是对帐户进行blue-check验证的扩大化(还记得Facebook失败的“实名制”政策吗?)。在这条怪异的、令人筋疲力尽的时间线上,唯有天空才是极限。


在这条时间线上,有一个地方马斯克倒是可以做出一些好的改变,比如提高公司内部流程与技术的透明度。但到目前为止,即便是马斯克给推特提出的一些看似更好的想法,在一点点的审查下也崩溃了。其中最大的一个想法:他希望(可能)开源推特的黑箱算法。这个想法不错!透明度很高!但是,就像很多专家所指出那样,算法往往是不透明的,不是因为里面隐藏了极其邪恶的“秘密屏蔽”(shadowbanning),而是因为保持不透明可以防止算法被恶意行为者以及滥发垃圾信息者等玩弄和操纵。(对了,马斯克还想消灭平台上的垃圾信息——简直要笑死人了。)马斯克提出的一些改革的利害关系也同样值得注意:


情况有点严峻但是:自动审核最大且不断变化的挑战之一,是取缔虐待儿童的图像和视频的传播。在每个网络上每分钟都有数千次这样的事情发生。关闭审核并从头开始的想法是行不通的


这些改变推特的“快速行动”尝试,有可能逐渐地从根本上改变该平台的观感——但这样的改变可能需要数年才能呈现。


时间线三:最近的过去就是未来


说到内容审核,埃隆·马斯克其实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马斯克建议的一些改变是推特已经试着去做,甚至已经实施的事情。我坚信,马斯克只有在跟他的用户体验(至少可以说是一种独特体验)相关的时候才会把推特当作一项服务。正如推特的一位前高级员工今天早上对我所说那样,马斯克关于改进这项服务的想法大多是“高度的唯我主义,只关心他作为一个有8000万粉丝,以及跟SEC签了和解协议的用户对这个产品的体验。”


因此,拥有推特对马斯克来说可能是一件无聊的难办之事——他可能会把这件事情交给下属,同时将注意力转移到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上。他仍然会掺和那些文化战争——对于自己的每一次授意都将承载着来自推特守护者的新的份量这件事,我相信他一定会感到很满意。关于拥有推特,到头来马斯克最喜欢的也许是能够吸引到越来越多的眼球,让大家关注他的潜在权力。比方说,想象一下,在这桩交易完成之后,有人可能会在推特上写道:“特朗普还要多久才能东山再起?”而马斯克也许会用类似眨眼之类的神秘符号来转发。大家被激怒将不可避免。


这条融合了黑暗与怪异的时间线是三者之中最合理的一条:他会恢复部分账号,比如特朗普的账号,平台因此从根本上变得更糟糕了,在取得了一些早期胜利之后,他对推特的日常运营失去了兴趣。他早期的努力对他来说会很值得兴奋,甚至也会对我们产生重大影响,但是,如果说跟踪了推特这10年的内容审核与管理决策教会了我什么的话,我不确定马斯克实施的事情所带来的结果能不能抓住他的注意力,因为他还有其他公司在做的事情在竞争这种注意力。所以可能会发生一些小的变化,但不会像我们现在想象的那么剧烈。


与部分人的预测相反,我不认为这一版的推特会像Parler、Gab或Truth Social那样——我觉得也许它会更像是一个2016年版的推特。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2016年的推特基本是一个糟糕的地方,尤其是如果你是女性、犹太人、有色人种或任何少数群体成员的话。因为如今推特这个地方仍然很糟糕(但现在有了更多的工具,比如设置谁可以看到或回复你的推文,那些骚扰的受害者可以使用的工具),某些人似乎已经忘记过去那些公然的、卑鄙的骚扰几乎曾不受控制。


就拿Ben Shapiro来说吧,从各方面来看,他似乎对马斯克式的,言论自由最大化的这笔收购感到高兴。早在2016年的时候,反诽谤联盟(Anti-Defamation League)就将Shapiro列为平台上反犹太仇恨言论最大的接受者,这是喷子(甚至都不是机器人)联合攻击的结果!具体的推文我就不展示了,但我敦促你去看看报告,亲自看看。推特这项服务现在完美了吗?绝对没有。但像Shapiro这样的人也许会感激现在,因为与2016年相比,随便弄个头像就在推特上发布他被关进毒气室的PS图像的人会少一些。


在过去的日子里,就像推特的一位高管曾经对我说的那样,我曾经记录过推特产品的不作为如何给那帮混蛋制造了一个“蜜罐”。以下是部分相关文章:


2016年的时候,推特一开始并没有阻止在该平台上剥夺选民权利的尝试,或许你还记得?


在验证了在夏洛茨维尔组织“团结右翼”集会的白人至上主义者身份之后,该公司就暂停了验证系统,这个你还记得吗?


还记得有70次针对某位程序员的强奸威胁均被无视?


还记得在2016年BuzzFeed News的一项调查中,90%的受访者表示推特对报告滥用行为无动于衷?或者当某位女性将反犹太主义者发给她的 发推之后,推特的反应是暂停了她的账号,你还记得吗?


ISIS斩首照片不属于滥用的时代,谁会不记得?!


或者曾几何时,推特允许来自纳粹网站的推广推文,谁敢忘记?


一次感怀往事的奇特之旅。所有这些令人震惊的骚扰和仇恨的例子都是这样一个平台的产物,当时,这个平台的优先考虑是言论自由的最大化,而且对用户保护自己的工具投资不足。如果你对着马斯克大声朗读这份清单,他可能会说所有这些例子确实很可怕,然后也许会说一些好的言论如何可以抵消不好的言论的陈腔滥调,要不就是说一个有创新能力的推特会找到创造性的解决方案来保证言论自由最大化并保护用户。但我们绝对知道当推特放宽规则时会发生什么。这不是什么学术问题——我们已经经历过这样的现实。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2016的推特,尽管在反骚扰工具和规则方面是倒退的,但仍被今天的高频用户频繁使用。骚扰然后逃避惩罚要容易得多,人们可诉诸权威的方式更少,让很多人痛苦不堪的真正喷子要多得多,但是……大家还是会上推特。除了那些确实很可怕的东西以外,上面还有好文和趣文,以及愚蠢但无害的推文。我之所以提到这一点,纯粹是因为(a)我不相信如果马斯克在文件上签字之后,会有大批人成群结队离开;(b)我不认为让推特变得更加令人疲惫不堪、更加痛苦、更加有毒,就会把它变成Gab(尽管这也不是一件好事!)。


2016年夏,在我把推特写成是“混蛋的蜜罐”的那个时代,推特员工把他们的内部文化描述为“一刻都不得安宁过”以及“尽管是与我所知道的最优秀的人共事,但公司氛围紧张、混乱,士气低落。”这听起来与马斯克的部分现任员工对自己公司的描述很像。那些关注推特头10年企业发展的人也许还记得,这家公司在6年之内就换过7位产品负责人,而且他们的优先事项总是在变,这是公司由高管领导带来的结果,因为那些高管从未真正了解过这家公司是什么,或者应该是什么。就像我在2016年所报道的那样:


一位消息人士回忆说,当被问到推特究竟是什么类型的工具时,杰克·多尔西拒绝回答。这位前员工回忆道:“他说,‘推特让你更接近。’我问,‘更接近什么?’他回答说,“我们的用户会帮我们把这句话补充完整的。”


一家由马斯克拥有的推特也许标志着这种模糊性的回归。因为在一些非常重要的方面,马斯克体现了该平台创立之初的精神。这是一种植根于宏伟计划的精神,但它要依靠范围非常狭窄、非常同质化的一群人的投入和生活体验(在马斯克的情况下,是他自己的推特体验)。这种精神对平台塑造社会、政治以及文化动态的方式理解十分肤浅,而且对思考这些主题领域的微妙之处有一种奇怪的蔑视。这也是一种以虚张声势与狂妄自大为指导的精神,以为自己聪明得很,可以解决棘手得令人难以置信的言论大众化难题,同时还能保持健康的交流。


我还不清楚马斯克到底想从推特这里得到什么。我唯一有信心的一点,是马斯克会让这家公司回归到创始精神——那种所有推特创始人后来都曾慨叹太过简单化或幼稚的精神,他们认为自己当初对技术平台大规模运营的微妙之处实在是欠考虑。因此,在对推特的过去几乎没有这一关键的后见之明的情况下,推特将被迫面对激进的两极分化和日益毒化的政治与文化环境问题。你怎么想我不知道,但在我看来,这似乎是最愚蠢的一个结局了。


来源:神译局,boxi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发布评论